• <output id="ndkut"><button id="ndkut"></button></output>
    <tt id="ndkut"></tt>

      <label id="ndkut"></label>

      1. <del id="ndkut"><pre id="ndkut"></pre></del>
        1. <code id="ndkut"><object id="ndkut"></object></code>
          <meter id="ndkut"></meter><meter id="ndkut"></meter>
          當前位置:首頁 >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專題調研組
          關于脫貧攻堅工作情況的調研報告

          ——2019年2月26日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九次會議上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武維華

          瀏覽字號: 來源: 中國人大網 2019年2月26日 10:50:46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黨的十九大把脫貧攻堅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必須打好的三大攻堅戰之一,擺到更加突出的位置,作出了新的重大部署,提出新的更高要求。全國人大常委會堅決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繼2017年8月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九次會議審議國務院關于脫貧攻堅工作情況的報告并進行專題詢問后,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在履職第一年就將聽取和審議脫貧攻堅工作情況的專題調研報告列入監督工作計劃,具體工作由全國人大農業與農村委員會和民族委員會組織實施。常委會領導高度重視,栗戰書委員長、王晨副委員長親自審定了調研方案。2018年5月至12月,曹建明、吉炳軒、武維華三位副委員長帶隊,部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人大農委和民委組成人員、全國人大代表參加,分別赴四川、青海、山西等16個省區開展實地調研。全國人大農委和民委聽取了國務院扶貧辦和國家民委的工作情況介紹,審議了國務院辦公廳轉報的關于落實全國人大常委會對脫貧攻堅工作情況報告審議意見的報告。現將有關情況報告如下。

          ????一、脫貧攻堅戰取得決定性進展

          ????一年多來,國務院有關部門及各地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關于脫貧攻堅的重大決策部署,堅持把脫貧攻堅作為重要政治任務和第一民生工程,針對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的精準扶貧方面存在的問題,積極采取措施整改,深入推進精準脫貧各項工作,脫貧攻堅戰取得了決定性進展。2018年,全國有1386萬農村貧困人口擺脫貧困,預計有280個左右貧困縣摘帽。2018年末,全國農村貧困人口從2012年末的9899萬人減少至1660萬人,累計減少8239萬人;貧困發生率從2012年的10.2%下降至1.7%,累計下降8.5個百分點。

          ????(一)嚴格落實脫貧攻堅責任

          ????按照黨的十九大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總體部署,2018年6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出臺了《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指導意見》,就完善頂層設計、強化政策措施、加強統籌協調等做出了具體安排。國務院及其有關部門堅持把脫貧攻堅作為黨中央在新時代賦予的重大政治任務,國務院扶貧辦等10多家部委單獨或聯合出臺了配套的實施方案或工作計劃,明確今后行動與2020年要達到的目標。有脫貧攻堅任務的省份把打贏脫貧攻堅戰作為當前最大的政治責任和檢驗樹牢“四個意識”、做到“兩個維護”的重要標尺,建立黨政“一把手”負總責的扶貧“雙組長”責任制,嚴格執行五級書記抓扶貧的工作機制,堅決落實保持貧困縣黨政正職穩定的政治紀律和組織紀律,出臺了一系列優惠政策措施,持續推進脫貧攻堅工作。可以說,當前脫貧攻堅責任、政策、投入、動員、監督、考核等體系都在不斷完善,扶貧工作力度、深度、精準度達到新的水平。

          ????(二)強化扶貧投入和監管

          ????一是繼續加大投入。近年來,中央財政專項扶貧資金年均增長20%以上,2018年達到1061億元。省級財政專項扶貧資金年均增長30%以上,市縣財政專項扶貧資金也大幅增長,省市縣財政專項扶貧資金2018年已超過1000億元。金融資金、社會資金成為新的重要渠道,易地扶貧搬遷專項貸款、扶貧小額貸款不斷增加,證券業、保險業、土地政策支持力度也不斷加大。2018年,新增扶貧小額貸款1000多億元,全國貧困縣省域內流轉土地增減掛鉤結余指標15萬畝實現收益約500億元,99家證券公司結對幫扶263個貧困縣,扶貧專屬農業保險產品達74個。二是完善整合利用機制。各地區各部門積極整合財政資金,確保資金精準高效使用。2017年12月,國務院出臺了《關于探索建立涉農資金統籌整合長效機制的意見》,就加強涉農資金統籌整合做出了整體部署。2018年3月,財政部下發了《關于做好2018年貧困縣涉農財政資金整合試點工作的通知》,就做好整合試點工作進行了部署,并將試點范圍擴大到所有貧困縣。2018年全國共整合各級財政資金3064億元。貴州省有21個縣(市)將扶貧資金折股量化到貧困戶。三是強化監管。2018年,國務院及其有關部門全面加強了扶貧資金項目使用監管,推動實施扶貧資金預算編制、執行、決算的全過程績效管理,中央財政專項扶貧資金分配結果已全部公告到縣,省級資金分配結果公告比例90%以上,清理1年以上閑置扶貧資金198.5億元。審計署2018年對382個貧困縣開展了扶貧審計,已累計覆蓋832個貧困縣中的766個。

          ????(三)扎實推進補短板強弱項工作

          ????一是積極推進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2017年9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出臺了《關于支持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的實施意見》,并將“向深度貧困地區傾斜支持情況”列入全國東西扶貧協作考核和中央單位定點扶貧工作考核。截至2018年底,已有26個中央部門出臺了27個支持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的政策文件。“三區三州”所在的6省區都印發實施了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實施方案,明確任務目標,細化時間表和路線圖;都召開了脫貧攻堅現場推進會,總結推廣經驗,現場解決問題。在“三區三州”外,中西部地區確定了169個深度貧困縣,并出臺了相應的支持政策。二是深入推進產業扶貧。國務院有關部門明確把帶動貧困戶精準受益作為扶持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安排產業扶貧項目的前置條件,支持利用財政資金扶持貧困村集體經濟發展,廣泛開展貧困地區產銷對接,著力解決農產品“賣難”和加工增值增收的問題。各地在產業扶貧方面也進行了積極探索。貴州省遵義市創新產業扶貧機制,確保每戶貧困戶有一個穩定增收的長線產業、兩個短期見效的短線產業。青海省大力發展綠色扶貧產業,探索出一條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護雙贏的路徑。三是著力做好“三保障”工作。重視抓好群眾住房安全,特別是易地扶貧搬遷的配套工作。2018年,國務院有關部門在易地扶貧搬遷總規模不變的原則下,實事求是地調整分省規模,將貸款融資等統一調整為發行地方政府債券融資,在危房改造任務較重的中西部22省份開展農房加固改造示范,兜底解決特困戶住房安全。各地積極為建檔立卡搬遷人口謀劃后續幫扶措施。西藏通過給易地扶貧搬遷戶安排勞務和就業的方式,解決了“搬得出、留得住”的問題。河南省成立了縣級易地扶貧搬遷后續扶持發展公司,統籌盤活遷出區和安置區各項資源,逐步實現產業扶貧措施全覆蓋。加大教育扶貧力度,斬斷貧困代際傳遞鏈條。全國已有2075個縣制定了控輟保學方案,國家中等職業教育免學費和助學金政策體系不斷完善,國家中等職業教育免學費政策受助范圍已覆蓋全部建檔立卡貧困學生。海南省加強了失學輟學發現和勸返工作,杜絕簡單地用資助政策替代入學保障。四川省在民族地區52個縣推進“一村一幼”建設,在民族地區推進15年免費教育,在涼山州開展了“學前學會普通話”試點。落實健康扶貧政策,防止因病致貧返貧。目前,我國已全面建成了從三級醫院到縣醫院互聯互通的遠程醫療網絡,基本醫療保險、大病保險、醫療救助等制度不斷完善,貧困人口醫療費用實際報銷比例已提高到80%以上,所有貧困縣已基本實現縣域內先診療后付費和“一站式”結算制度,專項救治病種擴大到21個。社會救助兜底保障不斷加強,2018年已將未脫貧建檔立卡貧困戶中靠家庭供養無法單獨立戶的重度殘疾人、重病患者等貧困人口按程序納入低保范圍,全國所有縣(市、區)農村低保標準已達到或超過國家扶貧標準。

          ????(四)著力激發貧困群眾內生動力

          ????各地區各部門高度重視激發和涵養各族貧困群眾內生動力,大力破除“等靠要”思想和簡單依靠給錢給物扶貧的落后觀念,激發貧困群眾樹立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精神。2018年,國務院有關部門召開了全國脫貧攻堅表彰大會暨首場脫貧攻堅先進事跡報告會,組織25名全國脫貧攻堅獎獲獎者組成4個報告團,到21個省區市開展先進事跡巡回報告活動,通過開展示范典型宣傳,在全社會營造用勤勞雙手和辛勤勞動脫貧的正能量。2018年10月,扶貧辦等13個部門印發了《關于開展扶貧扶志行動的意見》,圍繞著加強扶志教育、改進幫扶方式、移風易俗等作出了部署安排。各地也制定大量配套措施,通過傳授一技之長,提升貧困群眾的生產技能和參與意識,通過實施項目帶動和農村集體收益分配機制改革,增強貧困群眾的切實獲得感,通過開展感恩奮進教育,增進貧困群眾對黨和政府的深層次認同,多管齊下、多措并舉,實現了扶貧領域的“志智雙扶”,帶動了貧困地區基層的移風易俗。山西、江西等省探索實施精準扶貧項目“以獎代補”機制,破除貧困群眾“等靠要”思想。

          ????(五)從嚴從實狠抓作風建設

          ????黨中央將2018年作為脫貧攻堅作風建設年,全面開展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以作風建設的成果促進各項扶貧政策舉措的落實。10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了《關于統籌規范督查檢查考核工作的通知》,針對目前扶貧領域存在的“一人干活、多人指導檢查”“白天迎檢、晚上填表、插空干扶貧”等問題,制定了精準發力、針對性強的對策措施。十九屆中央第二輪巡視對26個地方、單位黨組織開展了脫貧攻堅專項巡視,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還在官方網站開通了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曝光專區,先后兩次集中曝光44起典型案例,強化壓力傳導,促進責任落實,形成了警示震懾的強大效應。湖北省開展了常態化暗訪,實現對有脫貧攻堅任務的縣、鄉(鎮)暗訪全覆蓋。云南省建立了省、州(市)、縣(區)、鄉(鎮)司法紀委聯動機制,對脫貧攻堅政策落實情況開展常態化抽查。

          ????調研過程中,我們深切感到,脫貧攻堅工作得到了廣大農村群眾的衷心擁護,黨和國家在脫貧攻堅中實施的一系列惠民政策深得民心。調研組所到之處,黨員干部群眾一致表示:近幾年是脫貧攻堅力度最大、貧困人口減少最多、貧困群眾增收最快、農村面貌變化最大的時期,感謝習總書記!感謝黨中央!讓各族群眾過上了新時代的好日子。

          ????二、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形勢依然嚴峻

          ????脫貧攻堅戰雖然取得了決定性進展,但隨著脫貧攻堅逐步向縱深推進,深度貧困問題凸顯,攻堅難度遞增,工作中也還存在一些不容忽視的實際困難和突出問題。

          ????(一)脫貧攻堅任務依然艱巨

          ????當前,脫貧攻堅已進入了啃硬骨頭、攻城拔寨的沖刺期,剩下的都是一些貧中之貧、難中之難,雖然貧困的絕對人口在減少,但脫貧攻堅的任務仍然很重,難度在增加。一是貧困人口基數依然較大,財政兜底壓力大。截至2018年底,全國還有農村貧困人口1660萬人,約400個貧困縣,近3萬個貧困村,數量仍然不少,且尚未脫貧人口中,長期患病者、殘疾人、孤寡老人等特殊困難群體和自身發展動力不足的貧困人口比例高,且越往后比例會越高,這部分人中很多需要依靠財政兜底才能實現穩定脫貧,保障性扶貧特別是財政兜底的壓力越來越大。如河南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中,因病、因殘致貧占比超過72%,無勞動能力者占47%,65歲以上老人占26%。二是深度貧困地區如期脫貧任務重。“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貧困狀況雖然有了很大改觀,但仍然是脫貧攻堅戰的短板、重點和難點。區域性整體貧困問題突出。青海省15個深度貧困縣貧困發生率都在20%以上,藏區深度貧困鄉鎮貧困發生率高達25%。四川涼山州尚有1118個貧困村未退出,彝區10縣貧困發生率達19.4%。云南怒江州貧困發生率高達38.14%。基礎設施和基本公共服務發展滯后,行路難、吃水難、用電難等問題尚未得到徹底解決。云南省有4萬戶建檔立卡貧困戶飲水困難,有45萬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居住在危房中,71萬戶建檔立卡貧困戶無衛生廁。南疆地區缺地缺水缺電矛盾突出。西藏有12個縣主電網未覆蓋,涉及9.8萬貧困人口,102個建制村不通動力電,涉及3.58萬貧困人口。甘肅省甘南、臨夏兩州和青海省海南、黃南、玉樹、果洛四州無鐵路,黃南州79個行政村通村道路為砂石路,254個自然村不通公路,果洛州有近55%的行政村不通路。經濟社會發展面臨的生態制約明顯,如青海省藏區、甘肅省甘南州等地由于生態保護的原因,一些扶貧項目建設用地申報、審批困難。云南省等省的“直過民族”長期處于封閉狀態,很多人不懂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社會發育程度低,社會綜合治理難度大。

          ????(二)產業扶貧亟待加強

          ????各省區普遍存在產業扶貧項目單一、同質化的現象,后續發展面臨較大的市場風險。如山西省大力發展的核桃、大棗產業,近兩年市場價格已經大幅下降。調研組所到的貧困地區基本上仍以小農生產為主,產業發展規模小、組織化程度低,缺乏新型農業經營主體,龍頭企業帶動作用發揮不夠,聯貧帶貧能力弱。如云南省僅有16.8%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加入了農民專業合作社。四川省涼山州畜牧專業合作社和龍頭企業帶動農戶數不到全州總數的15%。山西省個別農戶小型養殖仍是人畜共院。一些扶貧產業層次低、鏈條短,基本依賴種植、養殖等生產環節,缺乏深加工環節,產品附加值低,帶動貧困戶脫貧致富能力有限。如海南、甘肅、青海、西藏等省區大部分農產品仍停留在出售原材料和初級加工階段。部分扶貧產業貧困戶參與程度低、扶貧效果的可持續性弱。如西藏、貴州等省區獲得產業扶持的貧困戶比例較低。青海、廣東等省區產業幫扶多采取托管托養等方式,貧困戶真正參與產業發展的比例低。鄉村旅游扶貧、電商扶貧等新興扶貧產業發展基礎仍較為薄弱。如廣東省鄉村旅游產業同質化和區域旅游同構化的現象突出。新疆、青海、甘肅等省區電商扶貧面臨著物流費用高、人才缺乏等問題。調研中,各地普遍反映,經過多年的扶貧開發,比較容易脫貧的地區和人口基本已經解決,剩余的貧困人口既難找到適合的扶貧產業,又難參與到扶貧產業中,通過產業扶貧在2020年底完成預定脫貧任務有一定難度。村集體經濟薄弱的老問題仍然存在。如云南省5732個出列的貧困村中有902個貧困村沒有村集體經濟收入。

          ????(三)“三保障”仍存在薄弱環節

          ????在調研中,各地普遍反映,當前已經總體穩定實現貧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但義務教育、基本醫療和住房安全做到保障有力還存在不足。義務教育方面,各地不同程度地存在義務教育階段孩子輟學的問題。四川、云南等省部分民族地區教育事業發展滯后,義務教育辦學條件極差。如四川涼山州尚有10個縣未通過省級義務教育督導評估,寄宿制學校“大通鋪”情況嚴重。基本醫療方面,四川、青海等省的民族地區地方病、高原病多發。健康扶貧政策仍需完善,各地普遍反映慢性病家庭醫生簽約服務政策落實不到位、管理不規范,簽約醫生以村醫為主,多流于形式,不少地方反映醫療托底政策在實踐中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過度醫療現象。住房安全方面,一些易地扶貧搬遷項目重搬遷輕扶持,配套產業和促進就業沒跟上,后續脫貧缺乏支撐。各地不同程度地存在易地扶貧搬遷入住滯后,搬遷入住進度和竣工進度不相匹配的問題。青海反映,邊緣戶住房改造困難。

          ????(四)脫貧攻堅內生動力仍顯不足

          ????在調研中,各地普遍反映當前的扶貧政策都是真金白銀,對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給的越來越多,幫的越來越實,但相比之下,如何激發脫貧攻堅的內生動力仍是亟需補齊的短板。新疆反映,有的貧困縣自我發展的內生動力欠缺,仍習慣性地依賴外部扶持;山西、安徽等省反映,一些地方幫扶方式方法簡單,只注重短期增收,重“幫”輕“扶”,簡單給錢給物的多,可持續發展關注不夠,針對貧困人口致貧原因對癥下藥、培養“造血”能力的措施少;廣東反映,少數貧困村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帶領群眾脫貧致富能力不足,激發群眾內生動力辦法不多;四川反映,有的基層干部能力素質還不能適應脫貧攻堅的需要,主動擔當意識不強,存在不敢干、不會干等問題。同時,各地普遍反映,一些貧困群眾主動致富意愿不強,過度依賴幫扶政策,自身參與的積極性、主動性不高,個別貧困群眾甚至存在“你不幫,我不動”現象;山西、青海、西藏等省區反映,有的貧困群眾思想觀念比較落后,舊風俗、舊習慣短期內難以改變,“等靠要”思想依然存在;江西、青海等省反映,一些有勞動能力卻不愿勞動的懶漢,躺在脫貧優惠政策上不勞而獲,導致“邊緣戶”心理落差和抵觸越來越大,在一些地方已經形成了新的干群矛盾。

          ????(五)扶貧資金的使用管理仍需進一步改進

          ????一是扶貧資金監管粗放。調研組發現,各地在扶貧資金使用中的精準度仍有待加強。西藏反映,部分地(市)存在資金需求大支撐不足和資金撥付進度緩慢、使用率較低并存的問題。各地都不同程度地存在打著脫貧攻堅旗號大舉發債的傾向。廣東反映,有的地方對社會扶貧資金管理滯后,資金使用不合規。二是涉農資金整合推進不暢,地方配套難度大。貴州反映,有的地方對整合政策理解不夠深、不夠透,始終存在顧慮,擔心資金一旦整合,次年上級部門不再分配資金或減少資金量,有的地方擔心出現審計風險。一些項目需要地方配套資金,由于地方財力有限,資金配套存在較大壓力,再加上困難群眾無力投入,資金籌集存在一定困難。三是金融扶貧政策仍需完善。西藏反映,金融扶貧存在結構性信貸難問題,農業新型經營主體獲貸難。有的地方扶貧小額貸款用途監管不嚴,未能有效助推產業發展,有些貧困戶將扶貧小額貸款用于建房、買房或裝修房子,有些貧困戶將小額信貸用于投資入股分紅,但未參與企業生產和管理,存在風險隱患。如調研組在山西、青海等省發現存在貧困戶將扶貧小額貸款借給龍頭企業或合作社使用的情況。

          ????(六)作風建設仍需加強

          ????調研中,各地普遍反映,當前脫貧攻堅工作中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弄虛作假、急躁和厭戰情緒以及消極腐敗現象仍不同程度存在。一是工作落實還有差距。有的鄉、村兩級壓力不夠、緊迫感不強,個別地區“上熱下涼”的現象依然存在。一些地方落實中央扶貧部署僅注重關注短期效應,對脫貧后的工作研究重視不夠。有的地方脫貧后就脫管理,動態調整工作不扎實,沒有及時將返貧戶重新納入幫扶。二是扶貧領域違規違紀現象時有發生。極少數地方基層干部在貧困戶識別和幫扶過程中仍存在優親厚友以及截留、挪用、侵占、貪污扶貧資金等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群眾意見強烈。三是形式主義仍然存在。當前,各省區仍不同程度地存在算賬脫貧、突擊脫貧甚至虛假脫貧現象,同時“等待觀望”、“應退不退”等苗頭性問題漸顯,“急躁癥”和“拖延癥”并發。各地普遍反映,一些評估和檢查過于形式化,甚至帶有地方攀比的色彩,甚至在一些地區的省際或地區內部交叉檢查中出現負向激勵現象。廣東反映,在實際工作中不同程度地存在“三多三少”(填表報數多、研究工作少;檢查考核多、對癥下藥少;會議部署多、行動落實少)的現象;貴州反映,當前在關心一線扶貧干部工作、生活和心理健康方面還缺乏有效措施,有考核機制卻缺乏正向的激勵機制。

          ????(七)鞏固脫貧成果任重道遠

          ????貧困地區摘帽退出后仍將長期處于經濟欠發達、發展相對落后的狀況,持續穩定增收基礎仍很薄弱,自我發展能力不強,如何實現可持續發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一是脫貧群眾創收增收渠道單一。不少地方脫貧群眾的收入構成不合理,轉移性收入占到50%以上,經營性收入占比不到20%,屬于政策性脫貧,增收渠道狹窄,存在政策性返貧的風險。如青海省藏區農牧民轉移性收入占比達60%以上。四川涼山州反映,隨著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外出務工人員找不到工作返鄉現象開始出現,轉移就業和增收難度大,一些靠外出打工脫貧的貧困人口再次返貧。二是不少脫貧縣存在債務風險。一些貧困縣負債推進工作,存在政府債務風險,脫貧摘帽后還本付息壓力極大。如貴州省赤水市在脫貧攻堅補短板上投入資金33.73億元,其中市級自籌資金大部分為舉債,后續還清欠賬壓力大。三是“軟實力”薄弱仍是突出短板。目前,各級干部到貧困縣鄉村“掛職”“包村包戶”等都是暫時性措施,人力資源短缺問題在貧困地區仍普遍存在。受生活條件、個人待遇、工作環境等因素影響,優秀人才不愿來、也留不住,專業技術人員比較缺乏,特別是醫療衛生、教育等部門的人才嚴重短缺。如甘肅省甘南州的迭部縣在2010年和2011年先后面向全國招錄了79名緊缺學科的教師,并在住房、安置補貼等方面提供了很多優惠條件,但目前已有40名先后辭職或調離。脫貧地區雖然基礎設施面貌發生了根本性變化,但大部分地區仍未解決長期存在的人才“引不來、留不住”問題,即“人才下沉”問題。此外,廣東、青海、安徽等省反映,貧困線標準附近的低收入群體增收和發展問題應高度重視,該群體極易形成新的貧困人口;湖北反映,雖然中央明確脫貧后要有3—5年的扶貧政策穩定期,但長遠看,不解決長效機制的問題,不走出良性發展的路子,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返貧的壓力仍將長期存在。

          ????三、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

          ????打贏脫貧攻堅戰,到2020年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始終是習近平總書記和黨中央的牽掛,也是中國共產黨向全世界和全國人民的莊嚴承諾。在后續脫貧攻堅戰中,要繼續全面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認真學習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扶貧工作的重要論述,堅持按照黨中央已經明確的目標標準和政策舉措,進一步聚焦深度貧困地區、特殊困難群體和影響“兩不愁三保障”的突出問題,采取超常規舉措,拿出過硬辦法,舉全國之力,確保如期完成脫貧攻堅任務。

          ????(一)堅持以高度的政治責任感推進脫貧攻堅

          ????一是提高打贏脫貧攻堅戰重大意義的認識。打贏脫貧攻堅戰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是當前“三農”工作的重中之重、急中之急,也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基礎。各級政府要進一步增強“四個意識”,明確政治責任和使命擔當,堅持問題導向,強化交總賬意識,以高度的責任感和時不我待的緊迫感,狠抓責任落實和工作落實,咬定目標使勁干,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二是按標準做好脫貧退出工作。各地要以脫貧實效為依據,以群眾認可為標準,嚴格按照國家貧困退出標準和程序,實施貧困縣、貧困村和貧困人口的有序退出,確保脫貧成果經得起歷史和實踐檢驗。在具體工作中,既要避免因按照“計劃指標”整村出列而造成貧困戶錯退問題,又要克服貧困戶識別與退出雙重標準,避免扶貧政策福利化、擴大化、過度化的傾向。三是做好與鄉村振興戰略銜接。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擺脫貧困是前提。脫貧攻堅期內,貧困地區鄉村振興主要任務是脫貧攻堅,要保持攻堅力度和政策強度不減,確保目標不變,靶心不散。已脫貧的地區要利用好鄉村振興相關支持政策優先在脫貧摘帽縣實施的時機,重點抓好鞏固提升,確保穩定脫貧。民族地區要利用好國家實施民族地區專項規劃的有利時機,加快落實《“十三五”促進民族地區和人口較少民族發展規劃》和《興邊富民行動“十三五”規劃》,全面改善生產生活條件。

          ????(二)集中力量支持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

          ????一是加快補齊基礎設施建設的短板。要優化中央基建投資支出結構,聚焦深度貧困地區,統籌安排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等各類財政性建設資金,重點加強對深度貧困地區交通、水利、通訊、電力等基礎設施建設任務的支持力度,著力改善深度貧困地區群眾生存和發展條件。要嚴格落實國家在貧困地區安排的公益性建設項目取消縣級和西部連片特困地區地市級配套資金的政策,加大中央和省級投資比重,切實減輕貧困地區配套壓力。二是著力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要繼續加大對教育、衛生、住房、飲水等民生工程的投入力度,確保基本公共服務主要領域指標接近全國平均水平。要深入實施健康扶貧,著力做好地方病的預防和救治工作。要繼續加大教育扶貧力度,著力改善義務教育薄弱學校基本辦學條件,推動遠程教育建設和鄉村教師隊伍建設,落實好各項教育扶貧助學政策,探索在深度貧困地區全面普及從小學到高中的12年義務教育,全力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三是強化要素投入保障。要繼續加大金融、土地等政策的傾斜力度,依法加快審批進程,保障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項目及時立項推進。要全面提高深度貧困地區公務員、鄉村教師、醫生等待遇水平,提高深度貧困地區對人才的吸引力。要加大東部地區和中央單位對深度貧困地區的幫扶支持,動員全社會力量參與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

          ????(三)推動貧困地區建立可持續發展的產業體系

          ????一是國務院有關部門應盡快開展扶貧產業產能調查、產業結構性風險調查,堅持產業扶貧與產業區劃、規模和現有基礎相統籌,扶持特色優勢產業發展,加強社會化服務,推動各地立足自身資源稟賦、產業基礎和市場需求,處理好發揮優勢和補齊短板的關系。二是要堅持立足當前、著眼長遠,將短平快、立竿見影的扶貧項目與長期穩定脫貧的產業結合起來,特別是要重視生產生態協調發展,探索研究破解自然保護區等生態敏感區內實施脫貧攻堅項目的難題,統籌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和脫貧攻堅,加快發展生態經濟,讓貧困人口在生態文明建設中受益。三是要引導特色農產品走品牌化、高端化的發展道路,避免產業扶貧的同質化、短期化和低端化傾向,推動完善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與貧困戶聯動發展的利益聯結機制,推廣股份合作、訂單幫扶、生產托管等有效做法,實現貧困戶與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四是結合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以及民族地區專項規劃,加快推進貧困鄉村提升工程,推動村級集體經濟多渠道、多形式、多元化發展,支持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與發展,通過多種手段實現各族群眾穩定增收,不斷增強集體經濟對脫貧致富的帶動作用。

          ????(四)切實解決脫貧攻堅中的突出問題

          ????一是著力提升醫療保障水平。要嚴格落實健康扶貧各項政策措施,進一步健全新農合、大病保險、民政救助、商業補充保險等制度銜接機制,切實落實好縣域內先診療后付費和“一站式”結算制度。要保障鄉鎮、村衛生室常用藥品供給,加強藥品監管,采用有效措施遏制農村醫藥費用不合理增長,切實減輕農民醫藥費用負擔。要加強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醫療救助托底保障政策實施效果的評估,有效發揮保障功能,盡量減少負面效應。同時,要著力建立長效的因病返貧預防機制,解決好2020年后看病費用、技術、人才等一系列要素的補充問題。二是做好易地扶貧搬遷的后續幫扶工作。要認真落實易地扶貧搬遷相關政策要求,重點強化搬遷戶后續扶持措施,保證搬遷戶后續幫扶措施的全覆蓋,并加強后續扶持措施持續增收能力的研究和論證,杜絕一搬了之。要堅持易地扶貧搬遷與產業扶貧同步謀劃、同步建設和同步協調,切實做到扶貧搬遷與產業發展同步推進。三是繼續強化資金投入和監管。要根據脫貧攻堅的需要繼續加大扶貧資金的投入,確保財政投入與脫貧攻堅任務相適應。中央財政應進一步加大對貧困地區的一般性轉移支付力度,逐步擴大地方政府對專項資金的整合使用權力,并從程序上和制度上推動由資金使用去向監管向資金使用效率監管轉變,提高扶貧資金使用效率。要健全地方建設項目和資金管理,強化財政約束,從嚴審核把關,抑制貧困縣不具有還款能力的項目建設,對已經形成的債務負擔要盡快化解。要依據農戶家庭特性和生產發展需求,拓寬小額信貸覆蓋范圍,規范小額信貸發放和監管程序,引導貧困戶合理信貸,降低農戶信貸風險。要探索將社會扶貧投入納入監管范圍,以確保社會扶貧資源實現優化配置。

          ????(五)進一步激發貧困人口內生動力

          ????一是堅持開發式扶貧和保障性扶貧相統籌。要把開發式扶貧作為脫貧基本途徑,并針對致貧原因和貧困人口結構,加強和完善保障性扶貧措施,造血輸血協同,發揮兩種方式的綜合脫貧效應。二是完善激勵約束機制。對自力更生、主動脫貧的人員給予物質和精神獎勵,形成正向激勵作用;對尚有勞動能力卻無所作為的貧困群眾應減少資金和物質的直接給予,著力引導其增強脫貧的參與性和能動性;對“因懶致貧、因賭致貧、因婚致貧、因子女不贍養老人致貧”等不良現象,要因戶施策教育懲戒,杜絕不良導向。三是繼續強化教育引導和典型引路。要有針對性地加強對貧困地區婚姻、教育等觀念的改造,通過文化、教育、科技等多領域全方位的幫扶,促進觀念的互通和思路的改變。要深入推進扶貧扶志行動,繼續加強思想教育、文化教育,提高脫貧動力和能力;要加強典型引導,組織開展脫貧示范戶創建活動,深入挖掘脫貧典型的精神內涵,用身邊的事教育身邊的人,讓貧困群眾有目標、有方向,推動群眾“敢脫貧”、“勇脫貧”。

          ????(六)進一步加強作風建設

          ????一是切實減輕基層扶貧工作負擔。要大幅減少各級考核頻次,杜絕重復無效的調研和表格資料“創新”,合理安排檢查任務,給基層留足工作時間。二是嚴格監督檢查。要持續保持常態化督察態勢,狠抓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強化監督執紀問責力度,壓實基層干部幫扶責任,嚴懲精準扶貧中的徇私舞弊行為。要樹立正確的監督考核評估導向,確保精準扶貧的監督考核評估機制發揮應有的作用。三是充分發揮基層黨組織和基層扶貧干部的主動性和積極性。要進一步發展完善鄉村政權和基層黨組織,抓好鄉村治理體系建設,充分發揮農村基層黨組織戰斗堡壘作用。要完善村級組織運轉經費保障機制,健全黨組織領導下的村民自治機制,切實提高村委會組織實施能力。要扎實抓好駐村幫扶工作,組織實施扶貧干部能力提升工程,加強對駐村工作指導和扶貧干部培訓。要真正建立容錯糾錯機制,鼓勵支持基層干部放開手腳做事,完善工資待遇、職位晉升等方面的激勵政策,解決基層干部的后顧之憂。

          ????(七)建立鞏固脫貧成果的長效體制機制

          ????一是保持政策穩定性。對退出的貧困縣、貧困村和貧困人口,明確“摘帽不摘責任、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幫扶、摘帽不摘監管”的具體要求,穩定后續幫扶政策措施,防止運動式脫貧、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再次返貧。二是實施動態管理。要加強對貧困人口動態管理,積極預防返貧,實現由找準幫扶對象向精準幫扶穩定脫貧轉變,確保應納盡納。要盡快解決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的邊緣貧困人口缺乏政策支持的問題,研究制定支持邊緣貧困人口的發展政策,進一步強化和完善非貧困地區脫貧幫扶體系,總結推廣貧困地區脫貧幫扶模式和運行機制,統籌推進脫貧攻堅幫扶措施,確保脫貧攻堅全覆蓋。三是加快建立人才隊伍建設的長效機制。要解決教師、醫生等優質人力資源難以“下沉”到貧困地區的突出問題,制定并落實真正具有吸引力的引進和留住人才的激勵機制,鼓勵優秀人才長期扎根貧困地區工作。要注重加強本地人才的培養力度,注重人才實用性,通過定向招生、委托培養等方式,為貧困地區多培養急需、緊缺的專業人才,為貧困地區的鄉村振興做好長期的人才儲備。四是盡早啟動2020年后的減貧戰略研究。要立足于第二個百年目標,著手研究2020年后的減貧政策,研究構建市場化手段為主、行政手段為輔的農村減貧和農民增收長效機制,探索構建農村減貧和城市減貧并重、全面統籌的城鄉貧困治理體系。五是積極推動扶貧開發立法。要將脫貧攻堅戰中行之有效的經驗上升為法律法規,做好脫貧攻堅的制度設計和創新,將中央決策部署轉化為具體的制度規范,為脫貧攻堅提供法制保障。

          責任編輯: 劉冬
          jr时时彩软件下载

        2. <output id="ndkut"><button id="ndkut"></button></output>
          <tt id="ndkut"></tt>

            <label id="ndkut"></label>

            1. <del id="ndkut"><pre id="ndkut"></pre></del>
              1. <code id="ndkut"><object id="ndkut"></object></code>
                <meter id="ndkut"></meter><meter id="ndkut"></meter>

              2. <output id="ndkut"><button id="ndkut"></button></output>
                <tt id="ndkut"></tt>

                  <label id="ndkut"></label>

                  1. <del id="ndkut"><pre id="ndkut"></pre></del>
                    1. <code id="ndkut"><object id="ndkut"></object></code>
                      <meter id="ndkut"></meter><meter id="ndkut"></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