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ndkut"><button id="ndkut"></button></output>
    <tt id="ndkut"></tt>

      <label id="ndkut"></label>

      1. <del id="ndkut"><pre id="ndkut"></pre></del>
        1. <code id="ndkut"><object id="ndkut"></object></code>
          <meter id="ndkut"></meter><meter id="ndkut"></meter>
          當前位置:首頁 >  中國人大雜志

          曾憲梓先生的愛國情懷

          文/陳慶立

          瀏覽字號: 來源: 中國人大雜志 2016年第8期

              

              200852日,曾憲梓先生在香港擔任第29屆奧運會火炬傳遞第50棒火炬手,高呼:“中國加油!

              “經霜翠柏倍精神,映月冰心常皎潔。”這是中山大學贈予曾憲梓先生的14個字,掛在他辦公室最顯眼的位置,也是他崇高品德的生動寫照。這位曾連續當選第八、九、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又是香港金利來集團董事局主席的曾憲梓先生,作為赫赫有名的企業家,他終身以報效祖國為己任,骨子里流淌著愛黨愛國的血液;縱橫商海的同時,積極履職盡責,為國分憂為民請命;對自己克勤克儉,對祖國公益事業慷慨解囊。他傾盡一生用實實在在的行動,將滿腔愛國情懷抒寫得淋漓盡致。

              我與先生的接觸并不多,2015年有幸借工作機會,先后兩次陪同領導赴香港拜訪他。記得5月到他家中拜訪時,先生精神飽滿,談笑風生。對20多年前開完會議錯穿大衣,我幫他找回的情景,先生記憶猶新,還用手撫摸我的臉,表達仁愛之心。同年12月,在他的辦公室,先生用了兩個多小時講述自己坎坷的經歷和艱難的創業史,聽得我們心潮澎湃、熱淚盈眶。在參觀他的展室和榮譽室時,他不止一次地提到“見一次少一次了,也許沒有下一次了”。臨別前,他雙手緊握著前來看望他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古小玉的手,動情地說:“謝謝全國人大記得我,謝謝您們來看望我。”

              從香港回來后,先生的平易近人、高尚品德、無私無畏無我的價值追求與愛國情操,讓我久久不能忘懷,我被老人的愛國情懷深深打動了,他的人生經歷、精神品德、價值觀人生觀都值得我們敬仰和學習。

              “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福禍避趨之。”習近平總書記曾講過:“為人民服務,擔當起該擔當的責任。責任是信念之基,擔當是力量之源。一個敢于擔當的人,才能贏得組織重托和人民依賴。”先生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數十年如一日,參與香港基本政策的討論和制定,以一顆赤子之心履職盡責,生動詮釋了“擔當”二字。

              1979年年初,楊尚昆、習仲勛同志邀請港澳工商界知名人士座談,討論如何搞活廣東經濟,作為最年輕的受邀者,他在會上一針見血地指出:“內地工廠是‘做了算’,生產出產品之后全部上交,到底能不能賣出去,和工廠一點關系都沒有。而我們‘資本家’是‘算了做’,投資之前我們先算好——投資多少,市場需不需要,賣的好不好……所以,我們的經濟效益就好。”“內地工廠領導的權力沒有任何管制和約束,建議學習香港管理方法,明確權力范圍和各自責任,獎優罰劣。”習仲勛同志認為他的發言“深刻到點子上了”,稱贊曾先生是“解放牌”。

              1984年,中英發表聯合聲明,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決定于199771日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消息一公布,有些心懷顧慮的港人開始把在香港的投資和資金撤往海外,致使香港經濟一度出現混亂。而曾先生則反其道而行之,毫不猶豫地將準備投向美國的資金轉投香港和內地,因為他深信,香港的命運只要和祖國聯系在一起,就永遠是光明的,祖國越發展,香港也會越美好!回憶起當時和其他客屬同胞共同慶祝中英雙方達成香港回歸協議的場景,曾先生的愛國之情溢于言表,興奮地揮舞手臂,哼唱起了慷慨激昂的《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1992年,曾先生被選為全國人大代表,1994年被補選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并連任3屆。當選全國人大代表后,為了掃清香港回歸祖國的障礙,曾先生與香港的末代港督彭定康在政治上進行了長時間的對峙。他呼吁香港同胞團結起來,抵制“政改”,堅決維護中方利益。同時,曾先生利用不同的身份廣泛接觸、走訪各階層港人,征詢市民意見,聽取社情民意,又把了解到的信息反饋到中央,每月都要往返京港多次。曾先生的舉動招來個別人士的不理解甚至責難,有的打來電話進行恐嚇,他的兩輛高級汽車被人燒毀。幾十年過去,談及往事,他淡然地說了句,“笑罵由人。”

              曾憲梓先生關心青少年的成長,與香港小學生親切交談,教導他們愛國愛港。(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1997年,國際金融危機波及香港,香港經濟遇到困難。為此,曾先生憂心如焚,建議內地開放香港自由行,吸引更多內地人來港旅游,以此帶動香港經濟。這個建議引起有關部門高度重視,為后來內地游客赴港旅行打開了閘門,也對香港經濟恢復發展起到重要作用。

              回顧自己的人大代表生涯,先生如此總結:“我能力不大,但愿意真誠無私努力工作;我不懂參政議政,但愿意學習,學了,就去實踐。我要真真正正地做一個不是共產黨員的共產黨人。”而今,年過八十的先生本應頤養天年,但年邁的他卻退而不休,祖國發展的點點滴滴都牽動著他的心。每年全國人代會召開時,他都會全程關注。對于國家的發展規劃、方針政策他了然于胸,時常指導晚輩在工作和生活中找準定位,響應黨的號召,為祖國發展作貢獻。

              “丈夫兼天下,豈獨善其身。”先生的愛國情懷不僅表現在積極履職盡責上,也體現在他胸懷天下,舉善義不留名的品德上。1963年,先生辭去廣東省農科院的工作,前往泰國處理父親的遺產。仁義的他并沒有和叔父爭奪遺產,而是賣掉了隨身帶去的一部相機,租了間小房,向叔父學習領帶制作技術,立志在香港創一個自己的名牌。1968年,先生用叔父給的6000元港幣買來尺子、剪刀和一架“蝴蝶牌”縫紉機,在香港與妻子一起白手起家。他給自己立下誓言:無論將來環境如何變化,都必須正直做人,勤儉創業。“艱難困苦,玉汝于成”,他以頑強的意志力和不屈不撓的拼搏精神,從做領帶小作坊起家,成功締造了不同凡響的“金利來”王國,逐步奠定了“金利來”在全球服飾品牌中的地位。

              事業的成功并沒有讓先生忘記自己的初心,他對我們說:“我是窮苦人出身,任何時候都不能忘本。”在香港生活40多年,他從不賭馬,也不去娛樂場所,平時一個盒飯就可打發一餐,還常常回家自己下廚做飯。如此克勤克儉的先生,在公益事業面前卻是慷慨的“大富翁”。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先生便不間斷地參與各種捐贈。1978年,先生回到闊別多年的家鄉——梅州,目睹家鄉的貧窮落后和母校東山中學的破敗不堪,他決定向母校捐款30萬港幣新建一座教學樓。30萬港幣對于當時的曾先生來說,是一個天文數字,在當時內地也是第一例。為此,他受到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葉劍英以及楊尚昆、習仲勛等領導同志的親切接見和高度贊揚。葉劍英委員長建議將教學樓命名為“憲梓教學樓”,不是為了宣傳個人,而是為了帶動更多的客家人和華僑為家鄉和國家的發展作貢獻。

              “慎終追遠,民德歸厚。”很多人不明白曾先生為何如此熱衷公益事業,他卻認為這是自然之舉,因為他心懷感恩,不忘本不忘根。先生出生于“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廣東梅州,幼年喪父,與母親相依為命。“小時候家里窮得沒法想象,吃不飽穿不暖。新中國成立,土地改革時我十六七歲,那時候一個搞土改的同志看我在勞動后喜歡看書,就親自把我送到了學校,叮囑老師多關照我。我能念書,靠的是國家一個月3塊錢的助學金,從17歲到27歲中山大學生物系畢業,學了10年,一共領了10年。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沒有共產黨也就沒有后來的我,是祖國撫育我成長的。我覺得我跟自己的祖國是血肉相連,無法分開的。”回顧自己的讀書生涯,先生滿懷感恩。記得20世紀90年代后期的一次會議中,當他了解到位于山東省嘉祥縣南武山南麓的曾廟、曾林、曾府至今猶存時,不遠千里,帶著太太、兒子和曾氏宗親宗族,趕赴嘉祥拜謁曾廟、曾墓,并出資修繕。此后,盡管行動不便,他依然多次到嘉祥拜謁先祖,并捐資支持當地公益項目,以自己的方式踐行著先祖“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的遺訓。

              同時,先生也把對故土的這份深厚感情擴大到整個內地。1992年,他專程到北京拜會時任國家教育委員會主任的李鐵映同志,并捐資1億港元與教育部合作設立曾憲梓教育基金會。他要用他所創下的產業來培養祖國的下一代,使整個國家富裕起來。據統計,1993年至2015年,已獎勵全國各類師范院校的優秀教師7028人次,獎勵優秀貧困大學生26845人次,獎金總額達1.46億元人民幣。此外,先生還斥資1億港元成立載人航天基金,捐資1億港元(2012年,在原來的基金基礎上增加1億元)設立曾憲梓體育基金。

              “老驥思千里,饑鷹待一呼。”年輕時創業的艱辛,加之后來擔任各種社會職務的盡心盡力,先生把自己的身體累垮了。1995224日,先生正在北京參加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突然出現昏迷和全身浮腫,醫院還下了病危通知。1998年,先生換腎失敗后,醫院方面通知家人為他準備后事。在搶救了整整66天后,他終于戰勝了死神。

              與死神擦肩而過后,先生更是深深感到自己與祖國血濃于水的親情,更加爭分奪秒地報效祖國,他說:“我曾憲梓的生命屬于國家,我必須為國家戰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盡管只能依靠輪椅行走,每天需要反復地“透析”和服藥,但在護理師的幫助下先生仍然四處奔波。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發生后,先生第一時間聯系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公室,向災區捐款1000萬元。除了自己捐款,老人還給身邊的朋友打電話讓他們也獻愛心。

              曾先生曾經說過:“只要‘金利來’不破產,曾憲梓不死,我就要報效祖國。”現在,他自己卻“反悔”了,因為人終有一死,他認為,即使自己不在人世,也要讓他的兒子繼續做基金會,繼續用實際行動來愛國。在先生的言傳身教下,曾家的孩子們也都繼承了他樂善好施的美德。據不完全統計,從20世紀70年代至今,先生家族對內地的教育、科技、醫療、體育等事業的捐贈總額超過了11億元。

              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遠乎?”大音無聲,大象無形,大愛無言。曾憲梓先生用自己一生光輝燦爛的奮斗史,生動地詮釋了愛國愛民的情懷。“金如旭日騰云起,利似春潮帶雨來。”曾憲梓先生這份對祖國和人民的大愛,必將在香港和內地產生持久的影響,感召我們不斷前行。

              (作者系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聯絡局巡視員兼副局長)

          責任編輯: 馬冬瀟
          延伸閱讀
          jr时时彩软件下载

        2. <output id="ndkut"><button id="ndkut"></button></output>
          <tt id="ndkut"></tt>

            <label id="ndkut"></label>

            1. <del id="ndkut"><pre id="ndkut"></pre></del>
              1. <code id="ndkut"><object id="ndkut"></object></code>
                <meter id="ndkut"></meter><meter id="ndkut"></meter>

              2. <output id="ndkut"><button id="ndkut"></button></output>
                <tt id="ndkut"></tt>

                  <label id="ndkut"></label>

                  1. <del id="ndkut"><pre id="ndkut"></pre></del>
                    1. <code id="ndkut"><object id="ndkut"></object></code>
                      <meter id="ndkut"></meter><meter id="ndkut"></meter>